新财年写给设计团队

gic13892272

大家给我留了个题目,新财年的愿景与展望。我想我们目前还是个小团队,这两个词分量有些重,暂且就叫“给创新团队的话”就好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团队里很多和我一样85前可以说是不年轻的成年人了。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对世界和人的判断。所以我想说的是我的一些建议和愿望。基于我有限的做人的经验,不是指导,更不是安排。 继续阅读“新财年写给设计团队”

习惯性负面评价之Apple Pay

apple-pay-800x500

对互联网产品的判断,感觉有个简单到发指的技巧——保持负面评论。因为市面上创新产品多到数不过来,成功的却寥寥无几,几率上说即便拍脑袋说不成功也会大大提升判断的准确率。当然,我们更推崇深入研究,一丝不苟的严谨判断,即使结果往往相同。 所以无论使用以上那种方式,负面判断又来了——不看好Apple Pay在中国的市占率。 继续阅读“习惯性负面评价之Apple Pay”

概念很美好,现实很残酷的“入口级应用”

今天收到老板的邮件,说帮忙看看Drupt这个应用是不是有前途。我猜可能公司有收购或够买技术之类的需求吧。拿到材料一看,又一家开发“抢占入口”型应用的创业公司。

在中国,互联网巨头都有自己的入口级应用。搜索用百度,社交用腾讯,购物淘宝京东,主流服务的寡头都已形成。但是抢占新入口的事每天都在发生,并且处于入口越抢越少,越抢越激烈的境况中。这里大公司和小公司分别有着不同的策略。

大公司觊觎剩下的入口,例如支付,腾讯用社交抢,百度用地图O2O去抢,阿里用购物抢。你仔细一想,用户任何一个支付行为都和这三家的要素相关,人/地/钱。支付总要有对方这个人——从人切入,把他变成微信好友,用微信支付;支付一般都在一个特定的地方——你可以通过百度地图或百度糯米找到的商家,用百度支付;还有购买行为本身——你在淘宝天猫,支付宝合作商户找到的卖家,用支付宝。 不想不知道,仔细一想地点人物事件BAT占全了,总的来说,大公司用他们已有的入口优势抢。

小公司的策略不同,大的入口或者已经有寡头,或者抢不过寡头,怎么做新的入口? 只有找个强需求做整合,比如“什么值得买” 。省钱是个强需求,用这个强需求去整合各个电商资源,这样用户会不会把我当成入口?目前看这个需求找得不错,很多人因为它甚至改变了购物习惯,从目的性的购买生生的成长为败家型购买。这些本来理性的消费者,因为优质的推荐和内容分享纷纷投入剁手党一族。

小公司抢这个入口有什么用? 当然是流量,用户来了,流量有了,背后自然各种玩法,无限商机。可以放广告,可以收钱推荐第三方,可以做众测,可以打自主品牌。就此架在各个大公司之上收过路费。

回归主题,来看Drupt这个应用,有上面一些列的铺垫,这个应用想做什么事就清晰很多了。类似于“什么值得买”通过整合便宜打折的商品创建一个“来我这买好且便宜”的购物入口,Drupt则通过整合各个社交通讯软件的通讯方式创建一个“来我这里联系他人更快”的通讯入口。

drupt

分析下来,我不看好它,原因有以下几个:

  1. 我在腾讯做过类似的项目叫做“统一通讯录”目标是找到一个人,可以选择各种方式和他通讯或产生交互。这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是,谁去创建这些账号之间的关联比如:我的手机号是 18911777858 ; 我的wechat: anthem;我的skype: gg45860103@gmail.com请问怎么关联? 事实上绝大多数情况下,只有用户自己知道这几个号是一个人,用户只能自己手动关联,而用户是最懒的。极少数人会去做。
  1. 他们想做的,就是把手机app中“联系人”相关的功能提出来,重组用shotcut的方式提升效率创建一个入口型的应用。

到目前为止,这样聚合类似功能的App 成功的是:系统消息聚合-(消息中心) 快速设置聚合(控制中心),还有诸如什么值得买这样的购物整合应用。

我相信用户有这个需求,但是前两者成功的基础是他们的后台都是一家控制的,可以做整合,“什么值得买”的基础是,所有商品的售价和信息都是公开的,可以拿到。而联系人,信息由多家控制,各家数据不公开,拿到数据并整合并不现实。

所以结论为

  1. 需求是真实存在,很有潜力的需求。但技术和商业上他们打不通。 如果以后这个需求有机会做成,势必是个平台型的大公司,掌握最多用户数据的公司先做成。
  2. 针对它的用户量和激活情况,假如属实的话。是因为他的效率属性,即比传统电话短信打开的效率高些。 但这意味着长远看,它是效率工具,在拓展服务时没有太多潜力,因为这些服务更多建立在能关联多种通讯方式和账号的基础上。

“入口”的概念很美好,但打着“入口级应用”旗号的创业公司还有谨慎对待。

 

做一只”愤怒的小鸟”

这本来是11年gaoge.me上的一篇文章,当时愤怒的小鸟很火,我读了Box2D这个开源引擎的的文档,赶时髦实现了一个愤怒的小鸟的演示程序。

15年博客重新开张之后发现workpress已经不支持上传flash文件了,交互的演示程序没法放到博客了。不甘心折腾了一下,竟然通过改文件名的形式成功绕过了wordpress的上传限制。如果你通过桌面版的浏览器看到这篇文章,还是可以动下鼠标试一试,拖动小鸟撞向…我. (前个为演示视频,后一个是互动demo)

Get Adobe Flash player

被玩儿坏的黄金分割

视觉设计师平时能用到的设计理论数量有限,感觉是掰着手指头能数的这个数量级。这个残酷的事实确实把设计师们愁坏了,尤其是那些为了证明自己设计不错很想套用个理论以便少改几次稿的同学。 可能也正是这些同学带动了 国内设计师经常逮到个理论就过度解读的现象,前几年流行过一段画圈圈,找些不错的图形设计案例开始画,画得眼花缭乱,然后说,你看这个点,那个点,还有这个。。。黄金分割吧?你一量,好像真是那么回事儿。但这真的只适用于不明真相的群众, 一些理性的设计师跳出来各种鄙视,这些人中我最敬重的是这个叫做Igor K的设计师,作品在《“黄金分割”用在脸上,惊呆世人》这个文章中,实在是反讽得很到位。

这不是篇以批判同行儿为目的的文章,主要是希望以一个理性的角度去解释黄金分割和美之间的关系。当我看到0.618,A/B=B/(A+B)这些代表黄金分割的数字字母时我想不到和美有什么关联。但我的方法不是去画画寻求视觉的联系,而是再深入一层看到这个比例的本质,和美的本质,在其中找关联,进而证明“黄金分割是美的”这个命题。

sunflower

黄金分割本来起源于一个数学概念,但它恰好与一个生物学规律匹配,我想正是这个巧合使得冷冰冰的数学概念和我们的感知之间有了联系。要了解这个联系你首先得知道斐波那契这个人(Leonardo Pisano ,Fibonacci, Leonardo Bigollo,1175年-1250年),他引入的斐波那契数列是黄金分割的一种早期的表述方式。简单说是这么一组数:1,1,2,3,5,8,13,21,34,55,89,144 … … 从第三项起,每一项都等于前两项数字相加。当项数不断增大时,我们可以算相邻两个数字间的比值将越发接近于黄金分割比,当项无穷大时结果便等于黄金分割比那个无理数。虽然觉得设计师们不会对证明它最后就是黄金分割感兴趣但还是贴上证明。 这个代表黄金分割的数列有什么意义呢? 其实他代表了一般生物生长的规律。

地球上的生物本质上都是从一个细胞生长起的,这个细胞不断分裂形成生物体的形状,我们可以想象一种常见的情形,第一个细胞在一个周期后分裂成两个,这两个细胞一个比较年轻,一个年老一些,过了一个周期,年老的细胞继续分裂成两个,这时共有三个细胞,再过一个周期,第一次分裂形成的那个年轻细胞也成熟了,在分裂时,有两个细胞分裂,成了四个细胞。这时共五个细胞。 按这个规律生长下去,你就能得到一个斐波那契数列的细胞分裂结果:

斐波那契

可以想象,绝大多数生物细胞数都是非常多的,按这个细胞分裂规律生长下去,以细胞生长为中心所形成的比例都会和黄金比例有些关系。比如说人是从脐带位置的一个细胞开始生长的,那么人以脐带为中心上下形成0.618这个比例是必然的结果。以上说了这么多,得出的结论是黄金分割比例是生物体细胞分裂自然形成的一个比例,同时这也是生物在理想状态下生长出的比例(“理想状态”的概念很重要,用于下步证明它与“美”的关系)。

另一面,我们来看美是什么。苍蝇和我们看到的美显然是不同的,所以美并非一个绝对概念。我更乐于把“美”的概念描述成一种趋利避害的进化策略下形成的一个视觉偏好。我们认为的美实际上是对利于我们生存的环境的一种感知。 假设我们的祖先对美有不同的观点,有些喜欢接近理想生长比例(黄金分割)的植物动物同类, 显然这些人的后代也更接近正常,因为他们接近的都是正常生长的生物,进而到了最好的进化,另一些喜欢接近按照其他规律生长的植物动物同类的祖先就会遇到奇怪的变异,进而慢慢被淘汰了。而我们之所以存在,必然是第一种人的后代。所以我们便遗传了接近这些趋于理想状态生长的生物环境的偏好。而“乐于接近”“喜欢”在感知上的形容便是“美”

绕了几个弯儿,我们无非证明了两点,1,黄金分割是生物在理想状态下生长形成的比例关系。 2, 我们对“美”的认知实质是遗传祖先的对“理想化生长比例”的视觉偏好。因此我们说黄金分割是美的:) 证明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