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IXDC的一点体会

2010年,我们在广州美术学院几个凌乱的小教室里作为IXDC的第一批嘉宾给一群懵懵懂懂的听众讲设计,与其说是演讲,从环境和内容看更像是上课。从中途个别的听众提问的内容看,我怀疑有些是被临时拉过来以免会场过于冷清,帮我们充场面的学生。这就是我对IXDC第一次会议的惨淡的印象了。如果有什么事儿可以形容翻天覆地,那就是你了解过这个背景后,今年再去下IxDC,给你的震撼。今年比较特殊的原因再次参加了,首先就是上面这个感慨,其次,嘉宾专业了,听众也专业了,去听了几场演讲,也说说我的体会。 继续阅读“今年IXDC的一点体会”

理性思考的副作用-看到更真实的世界

时隔一个月,我又来鼓吹下作为一个理性的设计师,理性思考是多么重要。如果上篇说到的是理性怎么帮助我们更好的工作,这里要说的就是它如何影响我的生活,说得官方点叫去伪存真,通俗一点就是:别再看着朋友圈的忠告过日子了。

不可否认,中国的社交网络今天空前发达,而我们向来就是喜欢凑热闹的民族。热情好客,喜欢分享知识,有点话题的文章一不小心就传播很广。需要注意这里的话题虽然蛮多但讨论得不对是不行的。讨论制度的不符合政策,批评别人的不符合中庸的思想。研究学术的受众有限。所以传播最广的,非“安全”莫属了。

纵观国内广为传颂的安全问题,很多时候也是满无奈的,错得无以复加但深得人心。就说最近的事儿,公司办公楼的旁边新装了信号塔,很多人诚惶诚恐,你要了解这个楼大部分是研发人员啊…所以也不怪那些更加不明真相的群众会联名建议取消信号塔了。但我的思考是,如果这些人真的认为手机电磁波有害,那他们应该要求装信号塔才对~

我的思考是这样的: 一方面电磁波有没有害和频率相关,频率高的我们都叫射线,有害是不用说的,但手机电磁波频率实在不高啊,可见光最低的380THz高出了基站电磁波5个数量级有余。也就是说如果手机电磁波有害,这个世界和人也没什么关系了,我们早就被可见光杀死无数次了。 另一方面是强度,这个更有意思。大家总是光想着基站辐射强,但你要了解手机通信不是单向的,基站发了信号给手机,手机是要发信号回去的,而且一旦手机收到基站的信号不够强,它就会使劲增大功率。也就是说你看不到基站挺开心的,但手机看不见基站它自己就使劲儿发射信号。万一手机电磁辐射真的有害,你不让运营商建基站那不是害了自己吗? 所以比起信号基站,你更该担心下手机信号掉成一格的情况。就单辐射强弱问题,基站应该有个最合适的距离,不是远了看不到了就是做好的。

第二件事,是关于食品安全的,我们经常看到那个那个厂商包装内食品变质,甚至长虫的报道,进而被群而诛之,冠以“无良”头衔。相比大家认为这些厂商有问题,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厂商也许是良心厂家,我可能会倾向于买些他们的产品。其实道理也很简单:比如你去了菜市场,有些菜有虫眼,有些菜一个虫眼找不到,你会买哪个? 这时很多人反映过来了,要买哪个有虫眼的。 回过来想变质的问题,不是一个道理吗,想不变质是如此简单,加防腐剂就好了,这些厂商永远不会出类似问题。而那些凭借真空包装,防腐剂不放或少放的厂商确被公开批评甚至炒作到倒闭的确是很冤。 如果社会舆论没有理性的引导,结果便是所有人一个劲的放防腐剂吧。是不是很无奈?

还有个例子,倒退几年,转基因食品的问题。当时崔永元因为这个火了。我当时的反应是,小崔感觉是个学文的啊(没考证),斗士身份挺有范,但旗帜插错地儿了。转基因在我的想法里其实和杂交水稻大体是一个事儿。很多人觉得这个基因被改造了,也许会生成不同的,有害的什么东西。基因被改造了这个很不正常,但杂交的不是一样的道理吗?区别就在杂交的基因组合不可控,只能长出来看看再把好的留下,人工的相当于走了捷径,一步到位了。考虑到一共就那么几种碱基,不太相信它们会因为人工干预就配合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的且杀人于无形的东西来。对于很多人来说,人造的就是不如天然的,这个真的是个非理性且固执的偏见。

如果非要说这些和设计的关系,也许是…理性思维可以帮设计师活得更久,产出更多。活的少些负担,把精力用在创造上——词穷了。

你是创新型人才吗

作为服务于企业研究院的设计组织,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有意识的寻找一些创新型的人才,只是有点让人头疼的是,即使一些公司的招聘岗位对创新并无特殊要求,职位描述中也往往打上“创新”两个字。以至于我们有点不知道怎样描述选择人才的特征了。这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那些创造力突出甚至过头的人,来我们这里很适合,却去了运营型产品的部门。惋惜之余,我也在思考:我们需要的创新人才到底是什么样的?或说他们具体有什么特征? 继续阅读“你是创新型人才吗”

新财年写给设计团队

gic13892272

大家给我留了个题目,新财年的愿景与展望。我想我们目前还是个小团队,这两个词分量有些重,暂且就叫“给创新团队的话”就好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团队里很多和我一样85前可以说是不年轻的成年人了。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对世界和人的判断。所以我想说的是我的一些建议和愿望。基于我有限的做人的经验,不是指导,更不是安排。 继续阅读“新财年写给设计团队”

习惯性负面评价之Apple Pay

apple-pay-800x500

对互联网产品的判断,感觉有个简单到发指的技巧——保持负面评论。因为市面上创新产品多到数不过来,成功的却寥寥无几,几率上说即便拍脑袋说不成功也会大大提升判断的准确率。当然,我们更推崇深入研究,一丝不苟的严谨判断,即使结果往往相同。 所以无论使用以上那种方式,负面判断又来了——不看好Apple Pay在中国的市占率。 继续阅读“习惯性负面评价之Apple 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