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前)新华社记者Mark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Innovation Marketing团队发布了一系列LTRE研究院晋升者系列报道, 所以就有了这篇Mark对我的采访和报道,原文照搬如下,感谢!

 

联想研究院创新英雄之:会写代码的设计师

2012年3月,一位毕业于“千年学府”的设计师加入了联想研究院。

2017年5月,他在联想集团的“全球技术职称晋升”项目中,晋升为Band 10主任设计师。

他的名字,跟他所做的工作一样,充满了艺术的气息。他就是高歌。

个人照片 截图

来自千年学府的设计师

说起千年学府,你会想起什么大学?其实,中国有一所历千年而不衰的高校——湖南大学。湖南大学前身是建于北宋初年的岳麓书院,它历经千年,弦歌不绝,最终华丽转身为湖南大学。

在设计领域,湖南大学实力不俗。它是Businessweek评出的全球top 60设计院校,那里云集了中国设计教育界的许多权威大咖。在那里,高歌与大师为伴,眼界和专业能力获得了极大的提升。

设计感悟

在湖南大学的求学生活,在诺基亚、腾讯研究院以及联想研究院丰富的工作经历,让高歌对设计有了深刻的感悟。

首先他提出产品成功中“设计的指数作用”,技术,商业,设计是创新产品的三要素,在当今技术同质化,商业拼资本的大环境下,设计这个看似微小的变量越发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另外对于设计师,高歌提到“广义设计的重要性”所谓广义的设计,指所有的用户和产品的接触点都可以被设计,设计可以渗透到每个接触点。从用户第一次接触产品的一句话,一个词,比如 “某手机又一次替主人挡住了子弹!”到接下来用户去网站/线下店咨询的体验,再到线上购买,售后服务体验等等,甚至一些看起来不起眼的体验, 比如店面的灯光的颜色,打开包装时的气味,所有都会影响用户的购买决策和二次传播。一个设计师不能局限于把图画漂亮,而是要把自己的知识扩展到广义设计中的方方面面,才能从全局高度做好设计,最终影响到产品的成功。

说到具体的设计,在2016年联想Tech World上展示的业界首款真正的柔性设备技术原型CPlus和Folio,就有高歌和其团队在图形界面设计方面的贡献。因为CPlus设备形态的特殊性,每个人佩戴在手腕上的弯折度,以及抬手查看设备的视角都是不同的。这里的一个创新设计是:不论用户从什么角度看向屏幕,关键信息的部分都可以显示在视线正对的区域,界面需要被重新定义,高歌将其称为Floating Interface。这考验的不仅仅是设计,还包括与此相关的一整套用户体验及解决方案。

此外,高歌团队还设计制作了许多概念影片,比如2016公司新财年誓师大会上,元庆演讲所使用的未来生活场景的视频。

除了柔性设备项目和概念视频,高歌还是联想研究院众多核心设计及孵化项目的主要贡献者,在Keywest,No.5,PhotoMaster等项目上扮演了关键角色。

进军AR
随着整个行业和联想内部战略布局的调整,AR这一热门技术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面对AR设备设计这一全新的软硬件结合的技术挑战,高歌及其团队不断创新,取得了许多成绩。

AR产品设计跟传统产品设计有一个巨大的不同,也是巨大的挑战——它是一个完全虚拟的沉浸式体验过程。绝大部分的设计团队都是基于现有显示设备进行设计模拟,当往往达不到很好的效果。

高歌团队通过努力,成功地将所有的界面及交互集成到了AR测试设备中,打通了3D 和360度全景界面1:1还原的设计流程,这对团队后续的设计工作推进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也为联想研究院探索全新类型设计奠定了基础性的一步,从而使联想设计团队成为了目前业界为数不多的具备这样经验和能力的团队。
会写代码的设计师
与很多设计师不同,高歌是工科背景出身,对于技术有着浓厚的兴趣,拥有很强的代码编写能力。比如他个人很喜欢“愤怒的小鸟”这个游戏,他便自己动手实现了一个。因为了解技术和代码,在设计工作中,他能够顺畅地与研究和工程人员沟通交流。对产品研发的效率也很有助益。

高歌的设计团队也是一个拥有交叉学科背景的团队。成员大多毕业于顶尖院校,比如清华,香港理工,慕尼黑大学等,每年暑假还有斯坦福和哈佛大学的实习生加入到团队中。这种高素质、高学历又有交叉学科技术背景的设计团队,在业界也很少见。

业余爱好:思考

工作之外,高歌最大的兴趣爱好是……思考。他经常把时间花在思考稀奇古怪的问题上,比如“为什么北方动物一般比南方动物体型大?看似无关的问题其实最终会放到工作的创新当中,从动物体型背后的原理导出“同样的设备形态,我们做个24小时待机的TV在电池技术上是没有难度的”他会因为解决了问题,发现了新的规律儿获得成就感

一个爱思考的设计师通常会努力追求新的创意和灵感,我们希望,未来能看到高歌团队更多的创新设计成果。

新财年Kickoff 5分钟演讲实录

811862552

17/18财年Kickoff (宁波)我的讲稿:

“今天这个环境,对设计组有一点小小的挑战,为什么这么说,可能有人已经猜出来了,主办方没给我们准备任何的显示设备,这导致我们没法像以前一样,放个图儿,放个视频得瑟一下了。其实吧,本来我们确实有段视频要放的,这次也没法放了,不过不用担心,以我们的小心眼儿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早晚得给你们看。

按要求,该讲讲去年成绩,但不一一列出项目了,因为大家的项目就是我们的项目。大家成功,我们就成功了。但我特别想说的是最近我感受到的新的设计氛围。给大家举个例子,我们去年开始做智能心电衣。为了TechWorld我们准备了几个创新点,其中一个是可交互的3D 心脏的动态,在市面上能实现这样的App,没有看过,可想难度如何。大家怎么做得呢?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大家怎么做的,但是每天我早上来,大家就在研究这个设计和是实现,每天晚上8点走,大家还在做这个实现,为了这一个效果,学了好几软件,直到找到一个最适合的设计工具做出来。每次看都有一些进步。直到前天,我门把App装到手机上,它真的在手机上实现了。我觉得这种把产品当成自己孩子一样的设计精神,给了我很多感动。这样的设计师,他想不成功都很难,他要成功我拦都拦不住。这也是我们今年特别推崇的,希望大家执行到每个自己设计项目中的精神。这样的话,大家离成功就真的不远了!

对于新财年,设计要攻的有三个方向

首先Lab projects, 支持好研究院各lab工作依然是基础,做好了才能做其他的,这正如同联想要做好PC再做移动和数据中心业务一样。但今年有一个不同,我们会把项目分类,一个严谨型一个开放型。严谨型就像我们过去几年做项目的要求一致的,为最终用户做设计,抠细节。开放型则不同,可以允许大家做一点点过度设计,有冲击力,有差异化因为我们有些产品设计的目标不是让用户用,而是让大众记住。这个是今年一个不同的策略。

其次 research projects,不知道大家是否感受到了AI的冲击,但设计行业是有冲击的。 大家打开淘宝,淘宝首页的banner都是为每个人量身定制的,简单说它并不是人做的,而是AI做得。另外一各例子google AI experments 推出的autodraw, 你画的不好不要紧,AI帮你画好,让每个人都成为设计师。这让我们感受到了深深地职业危机。但我觉得这正像蒸汽时代崛起时,很多工人担心失业一样,但结果呢,一群人真的失业的,一群人成了机器的操纵者。我们要做后者,这就是今年要做一些AI design research的原因。题外话,刚才说到淘宝,我看有些人打开了淘宝,但我说到google的时候他们还盯着淘宝,这不是我们的初衷。

最后,social projects,我经常和组内的同学举一个例子, 小米,vivo,oppo 他门经常花几个月的时间去定销售页面上那句宣传语。几个字,看似不起眼,但可能对销量是百分之几十的影响。这就是在想在这个社会化营销当道的市场中, 一些小设计的大作用。我一直认为,设计在这个领域有很多要挖,主要是传播的设计。今年就这UXD5周年,我们会做一些小的campaign去试水,去推动设计团队的影响力,如果我们万一成功了,我们会把这部分能量用于推动研究院整体的innovation marketing上去”

好,谢谢大家,UXD加油!

怎么拯救你,我糟糕的记忆力——惊奇记忆法

2016030934905309
说到记性不好,我一直忘不了一个故事:我的姐姐有个同学,家里条件特别好以至于有事没事就可以买个补药吃吃,于是高考前为了冲刺,提高记忆力,喝一种当时的名牌产品“忘不了”口服液。如果你没听过,从名字也也知道它是干什么的。后来有一段她说最近不喝了,姐姐很奇怪问为什么呢难道是疗效不好,她思考片刻说到,也不是,是因为我忘了“忘不了”口服液放到哪了,一直找不到也就没喝了。噢…这让我陷入了沉思…你仔细分析,它有两种可能性:1.并入膏肓,“忘不了”虽然有用,但药效不足以力挽狂澜,救不了,只能任凭她忘下去 2. 药效不佳,骗子公司。 隐约觉得第二种可能性大一些,不然为什么后来再也看不到那句“学习成绩好,就喝忘不了” 的经典广告词了。

到了今天,感觉已然到了姐姐朋友的境界,记性越发不够用了,不过相比求助保健药,更关注一些方法。“惊奇记忆法”便是个人肉实践过能起到作用的方法。虽然..名字一眼看上去,骗子味儿很浓,“惊奇,离奇,惊天”被标题党用的太多,看上去有点心虚。但你不得不说必须“惊奇”才能记忆。

首先请耐心且努力的在脑子当中勾画出以下画面: 一只穿着黄黑相间条纹比基尼的小母猪,要去刺杀猪国王和王后。 它穿过围墙的正门来到城堡面前,城堡周围布满了猪圈,猪圈粘稠的,棕黄色的污泥当中,尽是没穿衣服的人在打滚。它走到宫殿的电梯旁,按下第260层,国王把宫殿定在这最像“ZHU”的一层。电梯一开门,面前有三个房间,左边一间,灯光昏暗,红色的窗帘上映出调钢管舞的影子,姿态婀娜。 中间一间,传出一声声惨叫,原来猪们在准备人肉盛宴,人正遭到肢解,猪会先砍掉人的脚以免他们逃跑。最右边,便是猪国王和王后的寝宫了,小猪拿起尖刀刺向国王的心脏。

人的记忆并非存储到脑中的一个位置,也并非同样的信息量会有同样的遗忘率。这使得我们有机会通过一些方法把信息转化成善于记住的内容,放到更易存储的区域。以下是我想到几点:
1. Baker/baker 悖论:告诉一个人,我向你介绍一位新朋友,他的名字叫Baker,请记下来。 告诉另一个人,我向你介绍一位新朋友,他的职业是baker,请记下来。 过一段时间问关于这个人的信息。同样是5个字符的信息,能记住baker的人要远多于记住Baker的人————如果信息能和你已知的知识联系起来,则更易记忆。
2. 前一段一个TED的演讲提到,如果你总无法记住别人的名字,请在脑中想象一个场景,用枪指向这个人,默念他的名字,然后开枪杀了他。我亲身试了,确实记住了演讲中四个人的名字。我想这个就是今天题目提及的“惊奇记忆”。刺激的人和事更容易记忆,我觉得是基因所为。 人能生存到现在,生存和繁衍是最重要的两件事,所以所有和生存相关如致命的危险,和繁衍相关的如性,都会成为被优先记录的内容。
3. 世界上最优秀的记忆大师,他们在记忆过程中,激发的并非传统记忆的脑部区域,而是负责定位及导航的区域,也就是说用空间和方向去记录一般的信息,这同样是被证实过的记忆捷径。比如现在我的书桌上有三本书,正见,天生敏感,绝非偶然。记住这个毫无联系的三个名字会比较难。 我把它和空间联系起来。正见,就是正中,再中间。 他的上方,就是天的方向,天生敏感。左边是西,西天,绝。如此记下来轻松多了,我的经验是几天之内你都能再想起来,因为脑子中会有三个点,中间一个,上边一个,左边(西)一个。

如此就简单了,我们只要将希望记录的内容,按以上三个方向重构,便有了一个新的记忆方法。无实践不真知,说下自己的案例。
最近有个项目,讨论投影界面如何设计的问题,我例行需要提出自己的一些界面创新的观点。 我记忆中的主要问题是重要信息转瞬即逝。每次和设计师讨论,途中我脑中的要点,新点子,关键词纵使刻意记下也会在会议结束之后所剩寥寥,是不小的困扰。回到投影的项目,讨论中我想到到投影的界面应该有三个特点:阴影效果, 颜色叠加,无边界。这些投影的差异化点可以成为视觉设计创新的要素。这三个特性没有什么联系和规律,按往常的检验,讨论结束我一般只能记住一个半个,其余会一时甚至很长时间都回想不起来。但后来我试图把它穿起来形成了一个形式,地狱边缘的人既像人又像影子, 他仿佛有几个叠加起来, 悬浮再宇宙中寂寞空旷。

惊奇记忆法

效果如何?就如同你们听到的,此时此刻随时可以反应出来。效果不错。
来回答几个问题: 主人公在城堡周围看到了什么,国王住在多少层? 猪会先肢解人的什么部位,猪国王在左中右那个屋子?甚至,你是否可以记得甚至复述整个故事?
我知道,你可能记性不好,所以都忘了也没事,记住这几个词:编个故事,包含空间,联系,惊奇。

2016团队介绍,感谢大家嘴下留情[双手合十]

11月,又到了部门总结会时间,如同去年一样,我们在非正式场合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彰显设计师个性的机会,今年持续保持了段子手的画风(去年的见这里)。稍有不同的是今年我们只有3天时间准备,且我都在培训,所以请Ben同学全面操盘了两段视频,我只负责串场。以下是总结会的现场实录。

———————————————————–

好,谢谢大家。 今年我比较懒,所以请了我们设计团队的小伙伴拍了段视频,一会儿放给大家看。但在这之前呢,要郑重声明一下,因为直到昨天晚上我才第一次看到这个视频完成的样子,所以一会儿,如果我们影片中有一些片段引起你心理及生理的不适感,请你谅解,因为对我来说,这可能是技术不可抗力,这么短时间我们没有机会再做什么修改了。~什么?你就喜欢生理不适感是吧,我就知道有好这口的,好我们来看视频——设计不是什么。

哈哈哈… 昨天晚上呢,我自己默默的看了几遍。每次看完之后,我都非常怀念我曾经纯洁善良的小伙伴们,这群人平时好好的,一向矜持,正如你们想象的那样,结果一上镜,个个本色出演,充满了原始的野性,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了,反正我出去培训了两天就这样了。这也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当然,设计师们有一个优点,不做一稿,所以呢,看过刚才神经错乱办的,我这还有个温情版的给大家看一下,请放视频。

没什么好说的,谢谢大家嘴下留情!

这些就是拿出来给大家看看,但不是重点,我想说的,最重要的:这么短时间,我也没帮大家什么忙,但大伙可以做得这么精彩,为你们感到骄傲!谢谢你们!这也是今天设计团队的部分了,谢谢大家,明年我们继续设计师的故事!

 

创新中的看到和看不到

当大家谈论创新产品,眼前冒出来的经常是这些:模块化手机Project ARA;  液晶键盘(apple最近也做了)各种各样的概念车。这些创新能被熟知, 除去品牌影响力及营销投入的因素之外,首先因为他们很“新” ,或者说差异化很足,人们容易记住它, 臆想它, 期待它。潜意识中,差异常常是创新的必要因素。
image2016-11-15-073827-1_01
这些大众眼中的创新是否能帮助企业成功? 我们把一些创新的案例放到叫好/叫座的维度中,见下图。上面说到的硬件产品,加之一些软件产品 pivot wave leapmotion 叫好的很多,叫座的却寥寥。 再来看销量过亿的叫座产品 nokia1100;thinkpad笔记本,仿佛并没有太多创新,或说大体是微创新。那些人们眼中非常创新,甚至要改变世界产品为什么很难叫座呢?
 image2016-11-15-073827-1_03
举例子来说明叫好的设计创新不叫座。Aura是我们曾经接触过的一个创新设计,拿了IF大奖,获得了老板很高评价,甚至要全公司推行类似的设计方案。但真正放到市场上,用户到手会尝试,但很快就会想卸载。原因也不难猜,差异化很足用户想尝鲜,并认为很创新,但真正用起来就出了很大问题,下面是个事例:
 image2016-11-15-073827-1_05
Aura是一套应用于Horozion家庭电脑的操作系统Shell。Horzion最大的特点是可以完全平放供多人使用。所以Aura专门针对这个特点做了创新的圆形菜单,解决了界面方向性的问题,即你在任何方向都可以旋转界面到你适合的方向。从视觉的形式,配色,到交互的手势和操作方法都非常新颖。重点故事可以讲的很完美,获得国际大奖和老板的认可。但我们静下心来分析,这是实用化的界面吗? 我们找一个主要需求,图片浏览来看——每个人有大量照片,当你浏览图片的时候,需求是什么?快速定位到想要的图片,沉浸式浏览,快速切换。如果是传统界面(参看上图最右侧)打开图片应用,满屏的缩略图,找到图片放大浏览,左右可切换。真的不创新,但效率不错。 再看Aura,点开图片,圆形菜单展开一圈圆形缩略图,展示10张左右照片,且只有一两张是正对你的,想找到一张图片,你可以切换,再切换,直至找到。找到后拖动图片到屏幕其他地方,放大查看。——这个过程试用一下能感觉到几个问题,1.效率低,用得有点着急。2.操作记忆成本有点高,虽然每一步看似自然,但全部记住怎么操作,用户需要学习,3全屏浏览没实现或需要很多操作。我们不否定它差异化带来的创新感受,但用一个解决方向性设计的优点带来用户在解决真正需求时诸多缺点,这是为了差异化而作的创新,而非为用户价值所做的创新。叫好不叫座就不难理解了。
一个公司想要成功可以靠没叫好却叫座的产品闷声赚钱。也可以用只叫好不叫座的产品吸引眼球提升PR。差异化创新产品叫好又叫座存在,比如iPhone,但这样的产品可遇不可求(5-10年才能出现一个)。如果认为这些能吸引眼球的差异化创新就可以带来叫好又叫座的销量奇迹名利双收,往往会给创新指错路。我们有个比方,创新就像一级很高的台阶,影响力叫好和市场叫座是你的双腿,迈上一只腿已然很难,想同时迈过去要很高的功夫,搞不好要摔倒。
image2016-11-15-073827-8_01
 我们做设计创新可行的方法是选一条腿来迈。比如叫好,推动影响力,那我们静下心来把差异化做cool做到极致。正如T台秀的服装设计,让人们记住它。但不要同时指望它可以大卖。因为穿T台衣服走在街上的人永远不会太多。
我们想要一款叫座的创新产品,我们必须接受一个事实,大多情况下它们看起来和现有产品差不多,有的只是微创新。如果说个人观点,我更推崇叫座的这条腿来迈,毕竟different is easy,better is difficul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