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团队介绍,感谢大家嘴下留情[双手合十]

11月,又到了部门总结会时间,如同去年一样,我们在非正式场合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彰显设计师个性的机会,今年持续保持了段子手的画风(去年的见这里)。稍有不同的是今年我们只有3天时间准备,且我都在培训,所以请Ben同学全面操盘了两段视频,我只负责串场。以下是总结会的现场实录。

———————————————————–

好,谢谢大家。 今年我比较懒,所以请了我们设计团队的小伙伴拍了段视频,一会儿放给大家看。但在这之前呢,要郑重声明一下,因为直到昨天晚上我才第一次看到这个视频完成的样子,所以一会儿,如果我们影片中有一些片段引起你心理及生理的不适感,请你谅解,因为对我来说,这可能是技术不可抗力,这么短时间我们没有机会再做什么修改了。~什么?你就喜欢生理不适感是吧,我就知道有好这口的,好我们来看视频——设计不是什么。

哈哈哈… 昨天晚上呢,我自己默默的看了几遍。每次看完之后,我都非常怀念我曾经纯洁善良的小伙伴们,这群人平时好好的,一向矜持,正如你们想象的那样,结果一上镜,个个本色出演,充满了原始的野性,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了,反正我出去培训了两天就这样了。这也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当然,设计师们有一个优点,不做一稿,所以呢,看过刚才神经错乱办的,我这还有个温情版的给大家看一下,请放视频。

没什么好说的,谢谢大家嘴下留情!

这些就是拿出来给大家看看,但不是重点,我想说的,最重要的:这么短时间,我也没帮大家什么忙,但大伙可以做得这么精彩,为你们感到骄傲!谢谢你们!这也是今天设计团队的部分了,谢谢大家,明年我们继续设计师的故事!

 

创新中的看到和看不到

当大家谈论创新产品,眼前冒出来的经常是这些:模块化手机Project ARA;  液晶键盘(apple最近也做了)各种各样的概念车。这些创新能被熟知, 除去品牌影响力及营销投入的因素之外,首先因为他们很“新” ,或者说差异化很足,人们容易记住它, 臆想它, 期待它。潜意识中,差异常常是创新的必要因素。
image2016-11-15-073827-1_01
这些大众眼中的创新是否能帮助企业成功? 我们把一些创新的案例放到叫好/叫座的维度中,见下图。上面说到的硬件产品,加之一些软件产品 pivot wave leapmotion 叫好的很多,叫座的却寥寥。 再来看销量过亿的叫座产品 nokia1100;thinkpad笔记本,仿佛并没有太多创新,或说大体是微创新。那些人们眼中非常创新,甚至要改变世界产品为什么很难叫座呢?
 image2016-11-15-073827-1_03
举例子来说明叫好的设计创新不叫座。Aura是我们曾经接触过的一个创新设计,拿了IF大奖,获得了老板很高评价,甚至要全公司推行类似的设计方案。但真正放到市场上,用户到手会尝试,但很快就会想卸载。原因也不难猜,差异化很足用户想尝鲜,并认为很创新,但真正用起来就出了很大问题,下面是个事例:
 image2016-11-15-073827-1_05
Aura是一套应用于Horozion家庭电脑的操作系统Shell。Horzion最大的特点是可以完全平放供多人使用。所以Aura专门针对这个特点做了创新的圆形菜单,解决了界面方向性的问题,即你在任何方向都可以旋转界面到你适合的方向。从视觉的形式,配色,到交互的手势和操作方法都非常新颖。重点故事可以讲的很完美,获得国际大奖和老板的认可。但我们静下心来分析,这是实用化的界面吗? 我们找一个主要需求,图片浏览来看——每个人有大量照片,当你浏览图片的时候,需求是什么?快速定位到想要的图片,沉浸式浏览,快速切换。如果是传统界面(参看上图最右侧)打开图片应用,满屏的缩略图,找到图片放大浏览,左右可切换。真的不创新,但效率不错。 再看Aura,点开图片,圆形菜单展开一圈圆形缩略图,展示10张左右照片,且只有一两张是正对你的,想找到一张图片,你可以切换,再切换,直至找到。找到后拖动图片到屏幕其他地方,放大查看。——这个过程试用一下能感觉到几个问题,1.效率低,用得有点着急。2.操作记忆成本有点高,虽然每一步看似自然,但全部记住怎么操作,用户需要学习,3全屏浏览没实现或需要很多操作。我们不否定它差异化带来的创新感受,但用一个解决方向性设计的优点带来用户在解决真正需求时诸多缺点,这是为了差异化而作的创新,而非为用户价值所做的创新。叫好不叫座就不难理解了。
一个公司想要成功可以靠没叫好却叫座的产品闷声赚钱。也可以用只叫好不叫座的产品吸引眼球提升PR。差异化创新产品叫好又叫座存在,比如iPhone,但这样的产品可遇不可求(5-10年才能出现一个)。如果认为这些能吸引眼球的差异化创新就可以带来叫好又叫座的销量奇迹名利双收,往往会给创新指错路。我们有个比方,创新就像一级很高的台阶,影响力叫好和市场叫座是你的双腿,迈上一只腿已然很难,想同时迈过去要很高的功夫,搞不好要摔倒。
image2016-11-15-073827-8_01
 我们做设计创新可行的方法是选一条腿来迈。比如叫好,推动影响力,那我们静下心来把差异化做cool做到极致。正如T台秀的服装设计,让人们记住它。但不要同时指望它可以大卖。因为穿T台衣服走在街上的人永远不会太多。
我们想要一款叫座的创新产品,我们必须接受一个事实,大多情况下它们看起来和现有产品差不多,有的只是微创新。如果说个人观点,我更推崇叫座的这条腿来迈,毕竟different is easy,better is difficult 。

 

高频打低频

大约一两个月前,朋友圈中一位前同事,发了条光秃秃的信息,就几个字:高频打低频。一般这样自嗨式的自我观点表达,很快就淹没在各种浮华热闹的信息流中了。但我却有种深深的认同感油然而生, 觉得它简单的总结了我之前一些模糊的想法。

image2016-09-06-074958-1_03 image2016-09-06-074958-1_05

这种认同感来自以前的一些思考。

第一个感触,我以前觉得当当图书做得不错,去好乐买可以挑到不错的鞋子,买零食就去一号店。他们垂直且专业,我信赖专业的地方并且消费,一切听起来顺理成章。但不知到什么时候起,我觉得自己变懒了,再京东上看一下,如果有且价格差不多就直接买了。我相信这种转变不光发生在我一个人身上,而是普遍现象,从垂直电商每况愈下多得处境就看出来了。

为什么我最后只选了一个入口? 开始我也纳闷,看我再京东得购物记录,SSD硬盘,键盘鼠标套装,纸巾,花生油,玩偶礼物,机油滤清器,干衣机…这个品类很杂一年加起来20样有余。但算下来书买了两三次,零食买了两三次。 这些纵使可以再垂直电商买,但其他大部分都会选京东了。京东用多了,不经意发现它的品类很全,且B2C不太担心假货的优势,你就发现在已出购买优势多多,免邮,不用单独登陆,支付也更快一些,收货实践统一。当当可以不用了。同类场景中,通过高频去切低频往往有很大的优势。

image2016-09-06-074958-1_12 image2016-09-06-074958-1_10

第二个感触,是智能手机带来的设备单一化。我上学的时代,身边有很多现在看起来过时的设备,MP3,消费数码相机,现在我已经很难有动力再去买类似的产品了,即使垂直类的设备确实更好,携带和更换使用的负担也让我丧失了追求最佳选择的热情。 比如单反,最近一次去旅游并没有带。Gopro,运动摄像很有优势,但如果旅游不需要水下摄影,我依然不会待在身上。gorpo的股价,和我的使用意愿有着有着一模一样的变化趋势。随着手机使用的频率越来越高,各方面的性能饱和,这些垂直类的设备日子越发难过了。

image2016-09-06-074958-1_15 image2016-09-06-074958-1_16

人们天生喜欢简单, 而选择是增加复杂度消耗精力的。如果选择带来的负担大于我因为选择带来的增值,那人们就不选择了。如果技术产品的同质化越来越强,那么人就会吧常用的东西用的更加频繁。高频打低频就越发明显了。

互联网产品,服务的同质化带来的后果就是,流量变成决定力量。 硬件产品,功能的同质化的后果就是,整合设备逐渐基站垂直类设备。

结论一,平台化是大趋势,做垂直类服务的,要不一直服务小众,要不被收购,要不利用大平台做。想凭借一个点做大越来越难。

结论二,高频带低频,是大公司该用的打法。 正如超市用低价的日用品作为高频场景引流,进而带动低频高利润商品,我们同样,(在同质化的领域)需要找到高频切入点,拓展相似场景,未来才更有机会。

image2016-09-06-074958-1_06

 

今年IXDC的一点体会

2010年,我们在广州美术学院几个凌乱的小教室里作为IXDC的第一批嘉宾给一群懵懵懂懂的听众讲设计,与其说是演讲,从环境和内容看更像是上课。从中途个别的听众提问的内容看,我怀疑有些是被临时拉过来以免会场过于冷清,帮我们充场面的学生。这就是我对IXDC第一次会议的惨淡的印象了。如果有什么事儿可以形容翻天覆地,那就是你了解过这个背景后,今年再去下IxDC,给你的震撼。今年比较特殊的原因再次参加了,首先就是上面这个感慨,其次,嘉宾专业了,听众也专业了,去听了几场演讲,也说说我的体会。 继续阅读“今年IXDC的一点体会”

理性思考的副作用-看到更真实的世界

时隔一个月,我又来鼓吹下作为一个理性的设计师,理性思考是多么重要。如果上篇说到的是理性怎么帮助我们更好的工作,这里要说的就是它如何影响我的生活,说得官方点叫去伪存真,通俗一点就是:别再看着朋友圈的忠告过日子了。

不可否认,中国的社交网络今天空前发达,而我们向来就是喜欢凑热闹的民族。热情好客,喜欢分享知识,有点话题的文章一不小心就传播很广。需要注意这里的话题虽然蛮多但讨论得不对是不行的。讨论制度的不符合政策,批评别人的不符合中庸的思想。研究学术的受众有限。所以传播最广的,非“安全”莫属了。

纵观国内广为传颂的安全问题,很多时候也是满无奈的,错得无以复加但深得人心。就说最近的事儿,公司办公楼的旁边新装了信号塔,很多人诚惶诚恐,你要了解这个楼大部分是研发人员啊…所以也不怪那些更加不明真相的群众会联名建议取消信号塔了。但我的思考是,如果这些人真的认为手机电磁波有害,那他们应该要求装信号塔才对~

我的思考是这样的: 一方面电磁波有没有害和频率相关,频率高的我们都叫射线,有害是不用说的,但手机电磁波频率实在不高啊,可见光最低的380THz高出了基站电磁波5个数量级有余。也就是说如果手机电磁波有害,这个世界和人也没什么关系了,我们早就被可见光杀死无数次了。 另一方面是强度,这个更有意思。大家总是光想着基站辐射强,但你要了解手机通信不是单向的,基站发了信号给手机,手机是要发信号回去的,而且一旦手机收到基站的信号不够强,它就会使劲增大功率。也就是说你看不到基站挺开心的,但手机看不见基站它自己就使劲儿发射信号。万一手机电磁辐射真的有害,你不让运营商建基站那不是害了自己吗? 所以比起信号基站,你更该担心下手机信号掉成一格的情况。就单辐射强弱问题,基站应该有个最合适的距离,不是远了看不到了就是做好的。

第二件事,是关于食品安全的,我们经常看到那个那个厂商包装内食品变质,甚至长虫的报道,进而被群而诛之,冠以“无良”头衔。相比大家认为这些厂商有问题,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厂商也许是良心厂家,我可能会倾向于买些他们的产品。其实道理也很简单:比如你去了菜市场,有些菜有虫眼,有些菜一个虫眼找不到,你会买哪个? 这时很多人反映过来了,要买哪个有虫眼的。 回过来想变质的问题,不是一个道理吗,想不变质是如此简单,加防腐剂就好了,这些厂商永远不会出类似问题。而那些凭借真空包装,防腐剂不放或少放的厂商确被公开批评甚至炒作到倒闭的确是很冤。 如果社会舆论没有理性的引导,结果便是所有人一个劲的放防腐剂吧。是不是很无奈?

还有个例子,倒退几年,转基因食品的问题。当时崔永元因为这个火了。我当时的反应是,小崔感觉是个学文的啊(没考证),斗士身份挺有范,但旗帜插错地儿了。转基因在我的想法里其实和杂交水稻大体是一个事儿。很多人觉得这个基因被改造了,也许会生成不同的,有害的什么东西。基因被改造了这个很不正常,但杂交的不是一样的道理吗?区别就在杂交的基因组合不可控,只能长出来看看再把好的留下,人工的相当于走了捷径,一步到位了。考虑到一共就那么几种碱基,不太相信它们会因为人工干预就配合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的且杀人于无形的东西来。对于很多人来说,人造的就是不如天然的,这个真的是个非理性且固执的偏见。

如果非要说这些和设计的关系,也许是…理性思维可以帮设计师活得更久,产出更多。活的少些负担,把精力用在创造上——词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