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财年Kickoff 5分钟演讲实录

811862552

17/18财年Kickoff (宁波)我的讲稿:

“今天这个环境,对设计组有一点小小的挑战,为什么这么说,可能有人已经猜出来了,主办方没给我们准备任何的显示设备,这导致我们没法像以前一样,放个图儿,放个视频得瑟一下了。其实吧,本来我们确实有段视频要放的,这次也没法放了,不过不用担心,以我们的小心眼儿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早晚得给你们看。

按要求,该讲讲去年成绩,但不一一列出项目了,因为大家的项目就是我们的项目。大家成功,我们就成功了。但我特别想说的是最近我感受到的新的设计氛围。给大家举个例子,我们去年开始做智能心电衣。为了TechWorld我们准备了几个创新点,其中一个是可交互的3D 心脏的动态,在市面上能实现这样的App,没有看过,可想难度如何。大家怎么做得呢?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大家怎么做的,但是每天我早上来,大家就在研究这个设计和是实现,每天晚上8点走,大家还在做这个实现,为了这一个效果,学了好几软件,直到找到一个最适合的设计工具做出来。每次看都有一些进步。直到前天,我门把App装到手机上,它真的在手机上实现了。我觉得这种把产品当成自己孩子一样的设计精神,给了我很多感动。这样的设计师,他想不成功都很难,他要成功我拦都拦不住。这也是我们今年特别推崇的,希望大家执行到每个自己设计项目中的精神。这样的话,大家离成功就真的不远了!

对于新财年,设计要攻的有三个方向

首先Lab projects, 支持好研究院各lab工作依然是基础,做好了才能做其他的,这正如同联想要做好PC再做移动和数据中心业务一样。但今年有一个不同,我们会把项目分类,一个严谨型一个开放型。严谨型就像我们过去几年做项目的要求一致的,为最终用户做设计,抠细节。开放型则不同,可以允许大家做一点点过度设计,有冲击力,有差异化因为我们有些产品设计的目标不是让用户用,而是让大众记住。这个是今年一个不同的策略。

其次 research projects,不知道大家是否感受到了AI的冲击,但设计行业是有冲击的。 大家打开淘宝,淘宝首页的banner都是为每个人量身定制的,简单说它并不是人做的,而是AI做得。另外一各例子google AI experments 推出的autodraw, 你画的不好不要紧,AI帮你画好,让每个人都成为设计师。这让我们感受到了深深地职业危机。但我觉得这正像蒸汽时代崛起时,很多工人担心失业一样,但结果呢,一群人真的失业的,一群人成了机器的操纵者。我们要做后者,这就是今年要做一些AI design research的原因。题外话,刚才说到淘宝,我看有些人打开了淘宝,但我说到google的时候他们还盯着淘宝,这不是我们的初衷。

最后,social projects,我经常和组内的同学举一个例子, 小米,vivo,oppo 他门经常花几个月的时间去定销售页面上那句宣传语。几个字,看似不起眼,但可能对销量是百分之几十的影响。这就是在想在这个社会化营销当道的市场中, 一些小设计的大作用。我一直认为,设计在这个领域有很多要挖,主要是传播的设计。今年就这UXD5周年,我们会做一些小的campaign去试水,去推动设计团队的影响力,如果我们万一成功了,我们会把这部分能量用于推动研究院整体的innovation marketing上去”

好,谢谢大家,UXD加油!

创新中的看到和看不到

当大家谈论创新产品,眼前冒出来的经常是这些:模块化手机Project ARA;  液晶键盘(apple最近也做了)各种各样的概念车。这些创新能被熟知, 除去品牌影响力及营销投入的因素之外,首先因为他们很“新” ,或者说差异化很足,人们容易记住它, 臆想它, 期待它。潜意识中,差异常常是创新的必要因素。
image2016-11-15-073827-1_01
这些大众眼中的创新是否能帮助企业成功? 我们把一些创新的案例放到叫好/叫座的维度中,见下图。上面说到的硬件产品,加之一些软件产品 pivot wave leapmotion 叫好的很多,叫座的却寥寥。 再来看销量过亿的叫座产品 nokia1100;thinkpad笔记本,仿佛并没有太多创新,或说大体是微创新。那些人们眼中非常创新,甚至要改变世界产品为什么很难叫座呢?
 image2016-11-15-073827-1_03
举例子来说明叫好的设计创新不叫座。Aura是我们曾经接触过的一个创新设计,拿了IF大奖,获得了老板很高评价,甚至要全公司推行类似的设计方案。但真正放到市场上,用户到手会尝试,但很快就会想卸载。原因也不难猜,差异化很足用户想尝鲜,并认为很创新,但真正用起来就出了很大问题,下面是个事例:
 image2016-11-15-073827-1_05
Aura是一套应用于Horozion家庭电脑的操作系统Shell。Horzion最大的特点是可以完全平放供多人使用。所以Aura专门针对这个特点做了创新的圆形菜单,解决了界面方向性的问题,即你在任何方向都可以旋转界面到你适合的方向。从视觉的形式,配色,到交互的手势和操作方法都非常新颖。重点故事可以讲的很完美,获得国际大奖和老板的认可。但我们静下心来分析,这是实用化的界面吗? 我们找一个主要需求,图片浏览来看——每个人有大量照片,当你浏览图片的时候,需求是什么?快速定位到想要的图片,沉浸式浏览,快速切换。如果是传统界面(参看上图最右侧)打开图片应用,满屏的缩略图,找到图片放大浏览,左右可切换。真的不创新,但效率不错。 再看Aura,点开图片,圆形菜单展开一圈圆形缩略图,展示10张左右照片,且只有一两张是正对你的,想找到一张图片,你可以切换,再切换,直至找到。找到后拖动图片到屏幕其他地方,放大查看。——这个过程试用一下能感觉到几个问题,1.效率低,用得有点着急。2.操作记忆成本有点高,虽然每一步看似自然,但全部记住怎么操作,用户需要学习,3全屏浏览没实现或需要很多操作。我们不否定它差异化带来的创新感受,但用一个解决方向性设计的优点带来用户在解决真正需求时诸多缺点,这是为了差异化而作的创新,而非为用户价值所做的创新。叫好不叫座就不难理解了。
一个公司想要成功可以靠没叫好却叫座的产品闷声赚钱。也可以用只叫好不叫座的产品吸引眼球提升PR。差异化创新产品叫好又叫座存在,比如iPhone,但这样的产品可遇不可求(5-10年才能出现一个)。如果认为这些能吸引眼球的差异化创新就可以带来叫好又叫座的销量奇迹名利双收,往往会给创新指错路。我们有个比方,创新就像一级很高的台阶,影响力叫好和市场叫座是你的双腿,迈上一只腿已然很难,想同时迈过去要很高的功夫,搞不好要摔倒。
image2016-11-15-073827-8_01
 我们做设计创新可行的方法是选一条腿来迈。比如叫好,推动影响力,那我们静下心来把差异化做cool做到极致。正如T台秀的服装设计,让人们记住它。但不要同时指望它可以大卖。因为穿T台衣服走在街上的人永远不会太多。
我们想要一款叫座的创新产品,我们必须接受一个事实,大多情况下它们看起来和现有产品差不多,有的只是微创新。如果说个人观点,我更推崇叫座的这条腿来迈,毕竟different is easy,better is difficult 。

 

高频打低频

大约一两个月前,朋友圈中一位前同事,发了条光秃秃的信息,就几个字:高频打低频。一般这样自嗨式的自我观点表达,很快就淹没在各种浮华热闹的信息流中了。但我却有种深深的认同感油然而生, 觉得它简单的总结了我之前一些模糊的想法。

image2016-09-06-074958-1_03 image2016-09-06-074958-1_05

这种认同感来自以前的一些思考。

第一个感触,我以前觉得当当图书做得不错,去好乐买可以挑到不错的鞋子,买零食就去一号店。他们垂直且专业,我信赖专业的地方并且消费,一切听起来顺理成章。但不知到什么时候起,我觉得自己变懒了,再京东上看一下,如果有且价格差不多就直接买了。我相信这种转变不光发生在我一个人身上,而是普遍现象,从垂直电商每况愈下多得处境就看出来了。

为什么我最后只选了一个入口? 开始我也纳闷,看我再京东得购物记录,SSD硬盘,键盘鼠标套装,纸巾,花生油,玩偶礼物,机油滤清器,干衣机…这个品类很杂一年加起来20样有余。但算下来书买了两三次,零食买了两三次。 这些纵使可以再垂直电商买,但其他大部分都会选京东了。京东用多了,不经意发现它的品类很全,且B2C不太担心假货的优势,你就发现在已出购买优势多多,免邮,不用单独登陆,支付也更快一些,收货实践统一。当当可以不用了。同类场景中,通过高频去切低频往往有很大的优势。

image2016-09-06-074958-1_12 image2016-09-06-074958-1_10

第二个感触,是智能手机带来的设备单一化。我上学的时代,身边有很多现在看起来过时的设备,MP3,消费数码相机,现在我已经很难有动力再去买类似的产品了,即使垂直类的设备确实更好,携带和更换使用的负担也让我丧失了追求最佳选择的热情。 比如单反,最近一次去旅游并没有带。Gopro,运动摄像很有优势,但如果旅游不需要水下摄影,我依然不会待在身上。gorpo的股价,和我的使用意愿有着有着一模一样的变化趋势。随着手机使用的频率越来越高,各方面的性能饱和,这些垂直类的设备日子越发难过了。

image2016-09-06-074958-1_15 image2016-09-06-074958-1_16

人们天生喜欢简单, 而选择是增加复杂度消耗精力的。如果选择带来的负担大于我因为选择带来的增值,那人们就不选择了。如果技术产品的同质化越来越强,那么人就会吧常用的东西用的更加频繁。高频打低频就越发明显了。

互联网产品,服务的同质化带来的后果就是,流量变成决定力量。 硬件产品,功能的同质化的后果就是,整合设备逐渐基站垂直类设备。

结论一,平台化是大趋势,做垂直类服务的,要不一直服务小众,要不被收购,要不利用大平台做。想凭借一个点做大越来越难。

结论二,高频带低频,是大公司该用的打法。 正如超市用低价的日用品作为高频场景引流,进而带动低频高利润商品,我们同样,(在同质化的领域)需要找到高频切入点,拓展相似场景,未来才更有机会。

image2016-09-06-074958-1_06

 

今年IXDC的一点体会

2010年,我们在广州美术学院几个凌乱的小教室里作为IXDC的第一批嘉宾给一群懵懵懂懂的听众讲设计,与其说是演讲,从环境和内容看更像是上课。从中途个别的听众提问的内容看,我怀疑有些是被临时拉过来以免会场过于冷清,帮我们充场面的学生。这就是我对IXDC第一次会议的惨淡的印象了。如果有什么事儿可以形容翻天覆地,那就是你了解过这个背景后,今年再去下IxDC,给你的震撼。今年比较特殊的原因再次参加了,首先就是上面这个感慨,其次,嘉宾专业了,听众也专业了,去听了几场演讲,也说说我的体会。 继续阅读“今年IXDC的一点体会”

你是创新型人才吗

作为服务于企业研究院的设计组织,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有意识的寻找一些创新型的人才,只是有点让人头疼的是,即使一些公司的招聘岗位对创新并无特殊要求,职位描述中也往往打上“创新”两个字。以至于我们有点不知道怎样描述选择人才的特征了。这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那些创造力突出甚至过头的人,来我们这里很适合,却去了运营型产品的部门。惋惜之余,我也在思考:我们需要的创新人才到底是什么样的?或说他们具体有什么特征? 继续阅读“你是创新型人才吗”